您现在的位置:巢湖人事网 > 考试培训 >
培训机构搅局“星级考” 考证热如何浇灭2012年
发布日期:2012-03-30 11:02

  -->考证市场潜规则机构最爱“搅局”

  身为圈内人,向应看透了证书和竞赛背后的“潜规则”:许多培训机构主动找上门,希望学校能组织学生参加竞赛。背后的算盘是:可以收取报名费、培训费和参辅费。

  在沪上一所民办初中执教,刘青觉得,这两年来,学生中的考证热正“越来越夸张”。招进来的学生几乎都手握一把证书,有孩子参加过小机灵杯、迎春杯、新知杯、华罗庚金杯赛等十几个奥数比赛,拿的全是一二三等奖。

  培训机构搅局“星级考” 考证热如何浇灭2012年3月30日,据教育部门统计,上海每年有8万名学生小升初,只有十分之一的学生能进入民办初中。要考民办初中,奥数和“星级考”证书、三好学生、班干部、乐器特长,至少要有一个。而要进刘青所在的名牌私立中学,最好几样都有。

  两年前,阳阳开始考名目繁多的奥数和英语证书时,他发现自己早已被远远地甩在了起跑线后面。许多小朋友从幼儿园就开始学奥数、参加“星级考”。他第一次参加培训机构的奥数分班考,成绩排名倒数,甚至没有及格。

  考试培训“星级考”更是大大打击了阳阳的自信心,最高级的“四星”证书,他考了三次:“‘四星’试题里要考过去式和被动语态,难度相当于初中高年级。”而与此同时,一起考试的考生里,有不少是一二年级、甚至幼儿园的小朋友。

  老师很快发现,这位昔日成绩优异、开朗活泼的男孩变得心事重重,他对同学们说:“我觉得很累,压力很大,妈妈夺去了我的周末。”

  当阳阳徜徉在题海中时,另一位家长向英放弃了让儿子小南继续“星级考”的打算。

  小南考出“二星”证书以后,有机构打电话来询问她是否让孩子参加“三星”的“冲刺班”,并暧昧地暗示称,“冲刺班”的老师有不少就是“星级考”的考官,对考题思路“把握很准”。

  向英自己是一所小学的英语教师兼教导主任,她看透了这些证书和竞赛的背后的“潜规则”,曾有许多培训机构找上门,希望向英的学校能组织学生参与一些竞赛:“他们靠收取报名费、培训费和参辅费获利,也提出可以与学校分成。”

  “考证热”催生了可观的经济利益。根据2011年“星级考”的收费标准,教材费约78元,一至三星每项考务费70元,四星级考务费90元,每次报名费收10元,考试合格需再付合格证书工本费10元。以该年6.1万人次的报名数来算,“星级考”获利超过上千万。

  但真正的“大头”是培训费,培训机构的费用大多在1500到3000不等,如果报了5000元10次课的“冲刺班”,则会大大提高通过的概率:小南一位英语平平的同学,就是在报了“冲刺班”后拿到“三星”证书的。

  小南刚上小学的时候,向英的同事曾劝她让儿子去学奥数。但向英看了眼奥数的试题,就打消了这个念头:“这根本就是把初中的知识提前教给小学生。”最后,她根据小南的兴趣,让他学了硬笔书法、乒乓和唱歌。

  五年来,小南不仅成绩优秀,兴趣广泛,还在学校担任了大队长。但向英也会检讨自己教育的失败之处,那就是让小南去参加“星级考”。为了考证,孩子被逼着背单词和句式,这使他对英语兴趣全失。

  “功利的考证行为往往导致孩子对学习失去兴趣,短期内可能会对成绩有所提高,但从长远来看,对孩子的发展是不利的。”向英说,“我还是鼓励他学自己喜欢的东西,度过一个快乐的童年。”

  阳阳的妈妈发现,儿子仍然很喜欢围棋,自己一个人能下上好几个小时。有时她会有些后悔,但看到周围的孩子都在拼命补习,想到“牛蛙”们的故事,她只好咬牙要求孩子坚持:“等考进初中,妈妈再带你去上围棋班。”